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春秋笔法 >

下重注豪赌背bet:后的朴新教育
时间:2019-05-31 15:36

摘要:朴新团队正面临着这种考验,提振业绩是唯一的途径。

1、

“新式赌局,开庄血赚。”

网络上的招赌广告,总是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任何一个赌徒,都是怀着这样的心思入局。在朴新教育的赌桌旁边,同样挤满了一群人。最为醒目的是庄家沙云龙。

2014年7月,沙云龙正式离开新东方

他在新东方工作的十三年里,一路从教课老师做到集团副总裁,获得的荣誉不计其数,更创下新东方史上最年轻校长的傲人记录。尽管被外界盛赞为继徐小平、王强之后的“新三驾马车”之一,享受着最大教育集团的高管待遇,却无法让他满足。

“想要离开新东方了”,既有老友陈向东的榜样作用,也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召唤。这样的决定也不是人人能做的,至少周成刚不能,三次的高考经历让他对现状尤为珍惜,深知迈出的每一步都不容易。

沙云龙离开其实早有信号。不同于其他大多数高管,他加入新东方之前,就是一位创业者。为了走近留学教父俞敏洪,才关闭了自己开在老家大连的培训学校,毅然投身做北漂。

奔着俞敏洪的个人魅力而来,也会因为审美疲劳心生去意。这种疲劳,不见得是俞的影响力减弱,而是工作多年后,会生有更大的抱负。即使在新东方手握重兵,也是生活在俞敏洪的光环之下。他想要更多。

在陈向东离职七个月后,新东方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辞呈,高规格欢送沙云龙。

2、

沙云龙离职后,跑去美国度假。

那段时间,让这个忙惯了的人颇有不适。想出来工作时,一度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有人建议,“不如出来做教育投资。”

沙云龙不这么想。与其投出一家上市公司,不如做出一家上市公司。两者带来的成就感明显不一样,后者给人的感觉更优越。

沙云龙喜欢读书,一年读下来可能有100多本。读书明史明智,容易借助他人的智慧做成事。他曾多次提及古人的观点,用来解读企业在不同阶段的行为策略,“无财做力,少有斗智,既饶争时。”

不止企业如此,放在他自己身上也同样适用。

离开新东方的时候,他收获了名声和财富,早已不是十几年前的小青年。但是他为人低调,从不追求名牌和豪车。他觉得钱应该花在刀刃上。比如,用来购买难以再生的东西,时间。或许,这就可以理解他接下来一系列的并购动作了。

俞敏洪用时13年,做出了在美股上市的新东方。沙云龙年富力强,却不想从头开始。否则,和他初次创业时有多大区别?机构营收和规模,是时间累积而成的东西,所以,他希望用钱来解决这些问题。先 买 做大,做领先型企业,后做强,提高竞争力。

所以,朴新教育从成立到上市只用了4年时间,这是战略上的“既饶争时”。

3、

想创业,就来新东方。想找创业伙伴,也来新东方。

朴新教育初创期的班底就是以沙云龙原新东方同事为主。凭着他的影响力,以及C位上市的美好蓝图,新东方优秀的管理者们纷纷投入麾下。

张洪伟,前北京新东方学校副校长;李虹桥,前新东方SAT项目创始人之一;肖云,前内蒙古新东方学校校长;赖寒,前济南新东方学校校长;庄重,前新东方助理副总裁;高亮,前合肥新东方学校校长。

现任啄木鸟执行总裁赵晓麟,曾任昆明新东方学校校长。在新东方官网上,仍保留有他朴实无华的话语,“其实我是弱势群体了,气质形象不佳,表达能力有限,唯一具备的就是一颗爱新东方一万年的心。我为卿狂,仅此而已。”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承诺当然不算数,没有“背叛”只是因为诱惑不够大。从新东方中层管理跳到朴新高级合伙人,地位的提升很重要。

做事,要有人有钱有思路。

仅凭自己的钱是不够的。沙云龙前新东方副总裁的身份起了作用,在朴新教育A轮融资中,挚信资本高调进场。不能说挚信资本多懂教育,至少是一家擅投教育的资本。在历次投资项目中,教育机构占据了不小的比例,例如叽里呱啦、学霸君、凯叔讲故事、轻轻家教等公司。对能够短期实现上市目标的朴新,更没有理由拒绝。

有了对教育偏好的资本加持,朴新的并购之路就更好走了。上市前,朴新已收购包括环球雅思、啄木鸟在内的留学服务以及K12等48家公司,耗资10亿。

4、

资本是嗅着血腥味来的。

国内教育行业的两大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营收总和也不足整个市场份额的5%。这个数字让人燥热。在互联网行业吃透流量红利的下半场,资本们只好调整逐利的方向,而教育行业的现状正符合他们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