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春秋笔法 >

好未来的bet:To B之路
时间:2019-05-31 16:25

摘要:To B市场尚可跑马圈地。

来源|鲸Media

记者|琴不白

“好未来今年变了吗?”“是的,变了。”

当宣布推出面向教育行业的开放平台之后,这也意味着好未来下一个大的转型,其实就是要解决“开放之后”做什么的问题。整体而言,好未来“开放之后”要做这四件事情:开放生态、解决方案、技术及教育资源、底层支持。而对于好未来推出的开放平台,外界有声音表示,只需要关注的是好未来到底是不是完全开放?

由于教培机构整顿政策挥棒既出,这让K12教育辅导市场越发谨慎。在整顿大潮之中,好未来也在积极求变。据好未来CTO黄琰透露,好未来每年技术投入10-12亿,目前拥有超过4000名的研发人员,其旗下教育服务平台家长帮拥有4000万名用户。这些积累都为好未来的求变装好了“枪支弹药”,进攻To B市场。

好未来的To B转身,提供五套解决方案

这并不是好未来第一次提出要转型To B业务,但这次推出开放平台算是下定了决心。好未来为何决定选择做To B?黄琰给出的答案是坚持教育初心和侧重公益性。但他表示,好未来不希望通过希望工程、阳光工程或慈善基金的方式解决教育不均衡,而是用商业模式实现正态循环。

12月3日,好未来推出了面向教育行业的To B线上线下全场景、系统级的开放平台。好未来CTO黄琰表示,好未来将从教育产业联盟、智能教育加速器、SaaS服务平台、家长生态、教育家培训营以及开发者社区六个方向,在教研、技术、教学等方面全方位赋能教育机构。

发布教育开放平台,只是好未来战略的第一步。黄琰表示,好未来想要做的事情是:“以行业合作交流为主,与合作伙伴构建教育产业联盟;以投资和孵化项目为主,构建智能教育加速器;构建开发者社区,把更多教育方面的开发者和大学的学生学者融入进来;构建教育者培训营,让每一个老师和教育主管可以成为更好的教育者;构建家长生态,让每一个家长和更多愿意给家长们提供服务的内容提供商融入进来;同时还会有更多面向中小教育机构赋能的SaaS服务和PaaS服务。”

接下来,好未来还会加速国际化的合作进程。目前,好未来已在海外硅谷成立第一支研发团队。同时还将加强与海内外高校、研究机构的合作。

目前为止,好未来教育开放平台打造了五套解决方案,分别是AI+教育解决方案、双师解决方案、在线直播解决方案、未来能力解决方案和线下运营解决方案。据他透露,自今年对外开放以来,已有1107家合作机构及学校在使用,覆盖二三四线城市和地区,拥有超2万的线下学员,累计在线上的学习课时长达超过1000万小时。

在好未来的开放平台生态中,家长帮承担着前端流量入口的角色。据介绍,家长帮将把需要优质教育服务的家长与拥有优质教育服务的机构进行精准匹配。家长帮前身是E度论坛,目前是服务3-18岁孩子家长的全面教育服务平台,拥有家长头条、家长大学、本地及展会等版块。在向行业开放的过程当中,家长帮将帮助合作机构共建家长帮分站,为其做招生导流。

目前家长帮的商业服务体系由三部分构成:链接需求的国际教育展、家长帮教育节家庭教育中国行、微校说等;完全开放的工具、课程、家长沙龙、训练营等;共享平台的内容和资讯。据透露,截至目前,家长帮已经开发2000节家长教育课程,进入了11个城市。

未来魔法校作为好未来开放平台的第一个战略项目,是好未来旗下课外教育机构服务品牌,现阶段,未来魔法校主要向教育行业提供双师课堂整体解决方案,其中包括技术支持、体系化的教学产品以及运营服务。据透露,未来魔法校已经面向行业开放数学产品线,在全国合作超过200家合作校,参培学生人数达到2万名。

其实好未来的To C 业务一直在高速增长。据其最新财季的业务数据,好未来2019财年Q2净收入为6.998亿美元,增幅为53.5%;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7700万美元,增幅为29.5%。截至2018年8月31日,好未来在43个城市共设有648个教学中心。对于坚持要做的To B业务,今年8月,低调的好未来就对外宣布了其业务布局,即要做一家以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为主体,以素质教育和课外辅导为载体,在全球范围内服务公办教育,助力民办教育的科技教育公司。

监管政策频出,教培行业经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整顿潮之后,好未来频频释放转型信号。好未来的最高管理层张邦鑫和白云峰今年以来都曾在不同场合传达了转型的信息,在下半年的媒体沟通会上白云峰说好未来接下来的任务是,365体育滚球直播投注网,面向于未来综合素养和能力培养的教学形式,探索中国基础教育未来改革的方向。他表示,今年好未来成立了两大事业群,智慧教育事业群和教育云事业群。其中,智慧教育事业群是用来为政府和公立学校服务的,而教育云事业群则用来赋能中小学的教育机构。其实不管面向哪种主体,外部公众对好未来的认知恐怕都更偏向于教培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