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春秋笔法 >

GGV于红:在线教bet36: 育成功的三大要素
时间:2019-05-31 18:27

分享到

GGV于红:在线教育成功的三大要素

时间:09-14 09:24 阅读:5334次 转载来源:亿欧

本文转自火柴盒观察,经亿欧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大学期间,在杭州一家VC实习后,于红坚定了自己的职业方向。 

从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毕业,于红先在华兴资本工作了三年,然后在2013年加入GGV纪源资本,“先看电商和教育,接着看物流和出海,不像现在教育很热,五年前看教育的投资人非常少”。

五年间,教育投资不断升温。于红和团队也投出了作业帮、英语流利说、小站教育、皮皮鱼少儿英语、理优1对1、小步亲子以及考拉阅读七个教育项目。 

于红曾表示,她很喜欢《布雷斯塔警长》中的一句话:“鹰的眼睛,狼的耳朵,豹的速度,熊的力量。”在她眼里,一个好的VC也应该这样。  

近期,i黑马&火柴盒对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于红进行了采访。从“产品+团队”挑项目,到“教育投资九宫格”看赛道,再到“流量×转化率×用户终身价值”推测产品成功率。

一系列的公式、逻辑、推理背后,是GGV的教育投资密码。

产品+团队

2014年开始,教育市场上出现众多工具类产品。仅在拍照搜题领域,就出现了作业帮、小猿搜题、学霸君、阿凡题等产品。并且,当时各家也都没想清楚流量和变现的逻辑,再加上资本大环境的低迷,各家的融资并不顺利。 

作业帮创始人侯建斌曾表示,“当时资本市场情况不太好,融资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因为跟GGV一直有沟通,他们在关键时刻‘杀’了进来,给了我们这笔钱。” 

在于红的推动下,GGV纪源资本选择在B轮领投作业帮,并在C轮和D轮进行了持续跟投。

到了今年7月,作业帮宣布完成D轮3.5亿美元高额融资。3.5亿美元,证明了作业帮的坚持,也证明了于红的选择。 

据侯建斌回忆,他第一次见到于红是在2015年。“她拎着个行李箱就来了,我问她你是刚出差回来吗,她说不是,就是觉得拖行李箱很方便,我当时就觉得这个投资人很酷,很有意思。”  

于红和侯建斌个人都是“学习改变命运”的真实受益者。在教育方面,他们有很多体会和共鸣,经历构成了他们对教育创业的朴素认知。

前文提到,来到GGV纪源资本五年间,于红和团队投出了作业帮、英语流利说、小站教育、皮皮鱼少儿英语、理优1对1、小步亲子以及考拉阅读七个教育项目。 

“今天来看,教育成为投资风口,但五年前看教育的投资人非常少。”于红称,“有个很有趣的现象,五年前所有的电商公司都长得差不多,但是所有的教育公司都长的不一样”。 

“当时,和作业相关的教育企业就有作业盒子、一起作业、作业帮,并且三家公司的模式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当时教育市场很难,大家各想各的招。今天很多模式都已经验证了,于是创业和投资也都热了起来。”

在当时的情况下,于红和团队投出了作业帮、英语流利说、小站教育等如今的头部项目。于红表示,她在看创业公司时主要关注“产品”和“团队”两个方面。

 

GGV对项目的选择

“产品方面,短期看需求,长期看壁垒,再往远看市场规模,也就是这个事的受众群有多大。团队方面,我们倾向选择有愿景力和影响力的人。愿景力指事情看得远,胸怀大志。影响力指可以影响团队下属,影响供应商,影响投资人。”于红介绍称,作业帮的产品和侯建斌的团队,正是契合了自己投资的底层要求。 

同时,于红还倾向于投资“掌握数据的公司”。她表示,“在整个在线教育里,如果我只投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一定要能积累用户数据。” 

教育投资九宫格

教育创业企业首先可以分为toC和toB两大类。

于红认为,“toB最大的困难点是增长速度比较慢,99%的公司解决不好这个问题。toC只要产品有效就可以获得用户,toB即便产品有效,没有办法拓展用户,也难以增长。”

toC和toB教育企业的区别

于红认为,教育项目对人群更加敏感,所以横轴可以按照人群分布,从“儿童”、“中小学”到“成人”。纵轴则可以分成“教”、“练习”和“辅导”三个教育环节。

从而可以拉出“教育投资九宫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