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春秋笔法 >

在美国火起来的少儿编程为bet36: 何在中国只做成了一桩培训生意?
时间:2019-05-31 19:05

分享到

在美国火起来的少儿编程为何在中国只做成了一桩培训生意?

时间:08-18 17:46 阅读:4911次 转载来源:36氪

编者按:本文转自多知网,作者王骁;36氪经授权发布

当下,少儿编程赛道越来越火爆。中国的少儿编程以 2C 教育培训服务为主要模式为主,而美国则以2B 或 2C 教育软硬件工具的销售为少儿编程的主要商业模式。晟道投资的投资经理王骁认为,差异的根本原因,是两国截然不同的大学录取机制。对此,他进行了分析。

当投资人在看垂直赛道的时候,通常都会习惯性对标美国市场,去寻找相应类比的标的,这在互联网领域尤其普遍。然而在教育领域,美国的教育市场会是中国的良好对标吗?

如当下风头正劲的少儿编程赛道,从 2016 年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众多一线风投纷纷下注,一时风头无两,据统计市场上目前已有 200+家少儿编程创业公司。大多的观点,认为少儿编程拥有百亿级潜在的市场规模,其核心逻辑之一就是对标美国的少儿编程市场。

不过,如果进一步的思考产品形态及商业模式等方面,就会发现两国少儿编程市场之 间的巨大差异。具体表现为在美国,2B 或 2C 教育软硬件工具的销售是少儿编程的主要 商业模式,而中国的少儿编程则是以 2C 教育培训服务为主要模式。

少儿编程赛道并非孤例。事实上,我们发现美国的教育市场以轻运营、轻服务的教学 产品及工具为主要业态,而中国的教育市场则以重运营、重服务的辅导培训为主要业态。

为什么中美教育商业模式差异如此巨大,除了人口因素外,导致差异的根源是什么? 顺藤摸瓜,我们发现这种差异的根本原因,是两国截然不同的大学录取机制。本文将 剖析两套大学录取制度的本质差异以及对各自教育市场格局的深层影响。

同一个教育赛道,外来的和尚不好念经

仍拿少儿编程举例,国内百亿级的市场空间的对标估算逻辑大致如下:由 Scratch 美国 地区注册用户人数 801 万人、全美最大少儿编程服务公司 Tynker 美国地区注册人数 2,250 万人以及 2016 年美国 K12 学生人数 4,520 万人推算得 67.5%的少儿在线编程教育 在美国的渗透率,并以此为标杆畅想国内少儿编程市场的巨大增量。

这种对标是有一些问题的。正如前文所述,两国少儿编程市场在产品形态及商业模式 等方面差异巨大。

国内备受资本追捧的少儿编程创业项目大都属于 2C 教培服务领域,即通过线上、线下 或双师等形式为学生提供实时授课服务。具体的,线上、双师为在线直播的形式,线 下为培训班面授的形式,无论哪种形式都是注重运营的教培服务业态。

反观美国的少儿编程市场,资本追逐的多为 2B 或 2C 销售少儿编程教育软硬件工具的 创业公司,其中的教学课程基本都是预先录制好的内容,通过会员年费或单独购买等 模式销售,而几乎没有由老师实时向学生提供教学授课服务的公司。

问题不言而喻了,美国 67.5%的少儿在线编程教育渗透率背后的业态是软硬件销售、预 先录制的教学内容销售等,而非线上或线下等各种形式的教育培训服务;且 67.5%渗透 率反应的是注册会员,平均每个注册会员一年的消费金额还需进一步的研究。

以此渗透率乘以 5,000-6,000 元的教培服务客单价计算得国内百亿级潜在规模的少儿编 程教育市场,其合理性或需进一步推敲。至于已经逐渐显露的旺季淡季差异明显,家 长认可程度有待提高,教研、师资匮乏,教师成本高企,学生脱课率高、复购率低等 问题,或许只是“错误”地对标美国少儿编程市场的自然结果。

事实上,不仅是少儿编程,整个 STEAM 教育在对标美国市场时或多或少都存在类似的 问题。乐器、舞蹈、绘画、机器人、马术、击剑、篮球、足球、高尔夫等各类 STEAM 教育所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是,除了天赋异禀、能走专业道路者,绝大多数孩子在进 入小学中高年级后,这些课程最终都将毫无悬念地为学科考试培训让路。这些 STEAM 培训机构们不遗余力地举办各种赛事,并且其销售的话术之一必有“赛事得奖后对升 学有帮助”等说法,恰好也是这种尴尬境地的体现。

同样采用教培辅导的形式,在绝大多数学生与家长的认知中,学科辅导的重要性、优 先级均胜于 STEAM 教育,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升学考试的压力使然。在 K12 阶段, 升学考试的终端是大学,足见大学录取机制对教育市场的根本影响。那么,中国和美 国在大学录取上有何差异?

大相径庭的中美大学录取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