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春秋笔法 >

民营经济120天
时间:2019-05-31 14:20

下沉企业主动服务,打通政策最后一公里。

“有事就找服务队。”在山东青岛,这句话正在民营企业中流行开来。

服务队,是活跃在青岛的17支队伍,2支是山东省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服务队,15支是青岛市服务企业工作队。前者由20名省直部门单位党员干部组成,后者由青岛市选派的90名市级机关干部组成。

名称虽有区别,但使命相同:下沉企业主动服务,打通政策最后一公里,助力企业将政策红利转化为发展动力,切实增强企业的政策获得感。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关心民营企业发展、民营企业家成长。

服务队,正是地方政府靠前服务的小分队。

青岛市民营经济发展局局长高善武介绍,民营经济占据了青岛全市经济发展的半壁江山,2018年贡献了全市51%的税收、77%的城镇劳动就业、85%的高新技术企业、98%的市场主体数量。进入新时代,跨越“成长的烦恼”,实现高质量发展,对青岛民营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

近期以来,随着服务队的到来,青岛当地民营企业的改变正在不断发生。

 

“怕给他们添麻烦”

“郑老师,我今天太高兴了,我们可以拿土地证了。”1月22日,大众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山东省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青岛服务二队队长郑立波一到青岛汉河集团,该公司董事长张大伟就急着报喜。

对张大伟来说,这是一份意外之喜。

汉河集团旗下汉缆股份在即墨区女岛临港经济区新建汉缆海洋工程产业链基地项目,规划用地270亩,总投资15亿元。

去年5月,汉缆向即墨区城市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支付4360余万元,并与田横岛省级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约定,由管委会出面协调即墨城投公司30个工作日内办理完土地交接手续。然而由于即墨撤市划区、即墨城投负责人变更、未能向税务局交纳土地增值税等原因,半年来一直没有进展。

“办不下来手续就开不了工,客户催,股东催,和有关单位谈了多次,就是一直拖。”张大伟说,为此事他没少头疼,对解决问题一度也不抱有太大希望。

“第一次服务队来的时候,我没提这事,怕给他们添麻烦,不好意思提,和他们接触了之后,觉得服务队还是真的愿意帮着做事的,我就试着提了出来。”张大伟说,没想到,过了不到半个月,服务队还真的把事情给解决了。

对张大伟的想法,郑立波并不觉得意外。“服务队虽然是带着解决实际问题的初心来的,但让企业接受,需要一个彼此了解和信任的过程。”他说,企业一开始有困难也不愿提,既是“怕添麻烦”,也是对服务队有怀疑,可能觉得只是个空架子、假把式。

“你把一件事给他们办好了,这种认识也就转变过来了。”郑立波说,与政府打交道,企业如果沟通不畅,就会觉得到处是关卡,寸步难行。服务队就是要做好桥梁,真正到一线去,把企业的情况摸清楚,做好双方的沟通,一些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为把张大伟没抱希望的事办好,服务队花了不少力气去摸情况。郑立波安排队员到即墨田横岛实地调查,确认事实,并与即墨区、田横管理委员会做好情况沟通。

随后,郑立波带领服务队员与即墨区主要领导座谈,当面反映情况。经过与市、区多个部门的多次沟通协商,促使这一问题得到快速解决。

 

“移动的店小二”

在崂山区政府的一间会议室里,一张大会议桌上摆着几台电脑,这是青岛市服务企业工作队四队的办公室,初连玉来自市贸促会、韩永健来自市财政局、丁一来自市工商联、何志强来自市住建局、梁思泉来自市发改委、吴青梅来自市电大,每周二、三、四这3天,服务队全体人员都会到这里集中办公,大家对企业的难题“会诊”后给出解决方案。

发挥自身熟悉政策、了解政府部门工作的优势,包跑腿、包打听,随叫随到,当好“移动的店小二”。这是服务队的工作日常。

“政府和企业之间经常信息不对称,我们了解的信息往往不全面,也不准确。有了服务队,我感觉了解政策都比较顺畅了。”青岛冠中生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方杰说。

3年前,冠中生态拿到了位于胶州的一块地,拟用于投资建设原材料仓储基地。土地性质为公路用地,能否用于工业投资?对于土地性质的变更,企业咨询了多个部门,有的说行有的说不行,迟迟没有明确答复,这让企业心里一直没底。

服务队几个人一合计:政策条条框框多,部门找不对,人找不对,很容易出现政策偏差或误读。服务队兵分两路,到国土、规划等几个部门折返多趟,搞清了问题,带回了企业期盼已久的“准信”。

“这个事儿多年来一直在原地打转儿,耽误了很多时间,现在好了,我们知道了该往哪个方向去努力。”张方杰说。

 

“家里的代言人”

“服务队一来,我们马上尝到了甜头。”青岛渤海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舒立峰说,企业有了服务队,就等于有了“代言人”。

渤海农业是一家集粮油加工、国际贸易、仓储物流于一体的粮油加工企业,是中国食品工业十强企业。由于国际贸易环境影响,2018年该公司进口大豆受限,加工能力大幅下降,经营成本随之提高,企业陷入困难。

恰逢当地物价部门拟上调工业用蒸汽指导价格,得到这个消息,渤海农业一下子慌了神。根据测算,蒸汽价格上调后,作为用气大户的渤海农业将增加用气成本4000多万元,这对渤海农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能不能先不涨价,让企业有个缓气之机?渤海农业将这一诉求反映给了前来调研的服务队。

“我们第二天上午就接到了物价部门的电话,这种高效率让人感动。”舒立峰说。

他后来得知,服务队将他们的这一诉求及时反映给了物价部门,物价部门考虑到渤海农业这样一个用气大户的实际情况,明确表示将充分考虑论证调价方案。

“服务队真是把我们企业当成了一家人。”有同样感觉的还有张方杰。他没想到,了解到企业资金困难后,服务队主动介入,帮着他们追讨欠款。

冠中生态是国内生态修复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通过自主研发的植物修复技术,在全国范围内播种造林。

张方杰说,他们承担的多半是政府项目,账款拖欠严重,目前仍有十几笔欠款收不回来。除了青岛市,还有来自贵州安顺、甘肃陇南等地的政府投资项目,这些欠款严重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经营。 

服务队帮着冠中生态梳理欠款,每一项欠款都跟踪对接。服务队副队长韩永健来自财政局,积极对接各地财政部门,并协调欠款单位早日付款。如今,这十几笔欠款已经落实,有的欠款已经到账。

“既然是一家人,就要为企业多着想。”韩永健说,不管是帮着企业“要账”还是帮着企业“讨价”,只要能帮企业解决实际问题,服务队都会当成是分内之事。

 

“学会和政府打交道”

在对企业的服务中,服务队发现,企业有各种不同的困难,也有共同的难题。比如,不熟悉政策,本该享受的政策享受不到。如何把政策传递到企业,让政策红利惠及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是服务队工作的重中之重。

以申请补贴奖励为例,不敢、不想、不会,是民企的普遍心态。不敢,是觉得没有信心,政府的钱不好拿;不想,是因为申请太麻烦;不会,也不知道怎么去申请。

“事实上,这些政策企业并不是不需要,而是非常需要、迫切需要,关键是政策怎么辅导和落实到位。”青岛市服务企业工作队四队队长、青岛市贸促会会长初连玉说。

副队长、青岛市工商联副秘书长丁一说,虽然他们给每家企业都送了一本全面的政策汇编,但企业拿回去后,愿不愿意看、能否看懂又是另一回事。

为了加大政策的宣传解读,又能让企业精准学习,服务队想出了多种办法。

他们想到了开政策宣讲会,每期邀请不同主管部门的负责人来讲政策。第一场政策宣讲会,来了67家规模以上民营企业。一项税收优惠政策宣讲完毕,初连玉问,这个政策有没享受到的吗?她话音刚落,就有十几只手举了起来。

因为不了解,多项优惠政策企业并没有享受到。此后,这样的政策宣讲会,服务队几乎每半个月就会举办一次,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逢会必到,受邀前来讲课的部门领导答疑解惑现场办公,这种互动广受欢迎。

“让各类政策真正落地见效,教会企业怎么与政府打交道尤为重要。”初连玉说,什么事归什么部门管,帮助企业从熟悉相关政策开始,让他们熟悉政府办事流程,熟悉行业相关政策,形成良性互动。

 

“扶上马送一程”   

“对中小企业来说,用好政策很重要,没有政府的政策支持,我们这种企业很难活下来。”智海云天创始人罗桂富深有感触。

智海云天是一家国内领先的虚拟现实教育解决方案服务商,专注于VR教育和人机智能交互。作为一家初创型中小企业,前3年处于烧钱阶段,技术研发、市场推广都是难题,能否挺过去,是企业的一道生死劫。

高新技术企业可以享受到很多补贴,关键是要吃透政策。靠企业自己去申请既不现实,也没有这个能力。

智海云天找到服务队,服务队根据企业的情况“量体裁衣”,哪个政策对接哪个部门,帮助企业真正把政策用好。

“肯办实事,不来虚的。”青岛乾元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大鹏,对青岛市服务企业工作队一队赞不绝口。

乾元通是一家专注于基础通讯研发及技术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一队队长、青岛市委党校组织人事部主任王垚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去乾元通调研时看到的企业“窘况”:不到10平方米的简陋办公室,一行人落座后,起身都成了问题。

吕大鹏对服务队解释说,研发很“烧钱”,拿到的投资还要做市场开拓,没有更多的钱用于支付高昂的租金。

这事却让服务队记在了心上。两天之后,吕大鹏接到服务队电话,服务队给他找了一个大点的地方。这速度,惊住了吕大鹏。

接下来的一件事,更是让吕大鹏震惊。经服务队牵线搭桥,乾元通获得了1000万元融资,困扰已久的资金难题得到解决。

王垚的想法是:成长初期的中小企业更脆弱,把它们扶上马,再送一程,让企业走得更远。

有了钱,底气足了,视野也变宽了,企业的发展目标也大了。

“以前只知道搞研发,觉得有个地下室就够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要走出去,做大做强。”吕大鹏对记者说。

 

 “你们走了,怎么办?”

“不仅是我们企业受益,我自己也跟着沾光,有了郑老师,我多了一个依靠。”身为“企二代”的张大伟说,从企业经营到个人成长,他都从中收获很大。

“服务企业的过程也是我们自身学习、提高的过程。”郑立波说,以前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和企业是有距离的,现在贴身服务企业,要深入到企业内部,摸到企业痛点,才能给企业把准脉。

“干实事,得有责任心,如果认为问题不好解决就不去解决了,这是干不好的。”郑立波说。

青岛市服务企业工作队一队队员、青岛市委网信办舆情处副处长矫艳说,以前自己是对某个工作熟悉,但服务企业遇到的问题方方面面,对自身来说就需要不断学习充电,几个月下来,觉得自己有了更大的收获和成长。

如何解决企业实际问题,让企业真正有获得感,对作为“服务员”的服务队来说是个挑战。

王垚说,政策一大筐子,企业对外部政策把握不准,发展思路并不清晰,遇到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入手。既要帮助企业克服政策恐慌,也要帮助它们摆脱政策依赖。

服务不干预,帮办不包办。经营毕竟还是企业自己的事情。”他说。

很多企业家对服务队有了“意见”。一位企业家就找到郑立波,直接表达了他的忧虑:服务队有资源,在的时候能帮企业解决问题,你们走了,怎么办?

在多位服务队人士看来,服务队可以帮助企业解决具体问题,并带给企业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但促进政策落实是一个系统工程,还有赖于健全制度完善机制。更重要的,是要让企业坚定信心、自立自强。

“服务队直接面对企业,促进政策落实,在服务中促进企业成长,增强他们的信心决心。同时,通过以点带面,发挥示范,推动全市经济高质量发展。”青岛市委相关人士表示。    

按照规定,服务队的服务期限是两年。郑立波说,通过两年服务,一定可以让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增强信心,看到希望。

封面图片:中新网资料图

总监制:王磊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杨萌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xhscaijingguojia@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