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见微知著 >

乡村产业变迁样本:从“去bet:岷江村买花”到“去岷江村看花”
时间:2019-05-31 16:03

乡村产业变迁样本:从“去岷江村买花”到“去岷江村看花”

时间:03-30 06:16 阅读:4176次 转载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

  岷江村在2008年便完成了确权颁证,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权固化,新增人口将不再获得土地资源。但集中居住后,哪些村民能够获得住房面积,村民们就开始有意见了。

  从成都市区驱车开往温江区,道路两旁不见村民在田间耕作的景象。这里的乡村几乎看不到一亩庄稼地,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花木苗圃林。

  温江区很多农村村民靠花木种植为生,在过去花木生意好的年头,收入赶得上成都市区的居民。

  但2010年后,温江区农村花木经济发展遇到了瓶颈,苗木市场逐渐饱和,价格一落千丈。有数据显示,整个温江区苗木资产在2013年为300亿元,2016年缩水至160亿元。

  面对农村经济发展的困境,当地通过何种方式发力“乡村振兴”?乡村产业必须求变。

  岷江村是其中的典型,这个传统种植桂花的村子,几年前开始向农商文旅产业融合发展转型,一方面,将更贴合市场需求的特色产品卖出去,另一方面,通过体制创新、发展民宿把游客引进来。但在致富路上转型的同时,也遭遇制度和人情的掣肘。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温江区寿安镇岷江村,以此为样本观察当地农村产业变迁。

  花木苗圃种植业风光不再

  面积2.6平方公里的岷江村的村口,矗立着一块硕大的石碑,上刻“岷江桂花村”。但在此前,这里仅被称为“岷江村”。

  岷江村里90%的土地都用于经营花木苗圃,卖至全国各地,而其中又以桂花树居多,其种植超过2000亩,涵盖10多个品种。

  “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由于花木的销售形势很好,因此依靠种植业养活了很多人,不要看这属于农业,但它的产业链很长,比如花木运输需要草绳捆绑,就有村民专门从事草绳编织,花木运输需要吊车、货车,因此当地也有很多村民从事花木的运输。”寿安镇花艺花卉公司负责人陈明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这使得花木苗圃几乎是这里唯一的种植业,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靠此生活,但现在的情况是只长(树木)公分不长价格,最艰难的一个时期,我好几个月不见一株苗木成交。”陈明德说。

  事实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对周边农村的走访了解到,岷江村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是整个温江北部农村的普遍困境。

  这里位于成都市的西控区域,同时也是温江区的“北林区域”,均要求该区域着力于生态保护,同时由于岷江在此流过,365体育投注,又属于成都重要的水资源保护地,因此过去当地没有厂矿企业,亦无家禽牲畜养殖业,在传统的花木苗圃产业收益降低后,当地农民的谋生渠道受到了限制。

  怎么才能发掘出桂花树的其他价值?在最初的探索中,岷江村党总支书记陶勋花曾带领村民拉着桂花树远赴江浙展销,希望扩大市场销售半径,开拓新的市场空间,但收效并不理想。

  “岷江村的桂花品种好,单价高,适用于点缀,但由于树干较低,城市往往都选取银杏、香樟等不影响车辆通行的高大乔木作为行道树。”陶勋花说。

  经过与村两委的合议,陶勋花决定深度挖掘桂花树的文化价值,以桂花为资本发展“桂文化”。其中第一个方面,是组织村民们收集桂花,烘干后制作成香囊对外销售。

  第二个方面,是从“园林经济”转为“阳台经济”,通过培育微型盆景,将销售市场从过去的公园、房地产等大型需求端转移至家庭为单位的微型需求端。

  “现在城里人热衷在阳台上种植微型植物,如多肉等,而由桂花树转变而来的微型盆景也看中了这个市场。”陶勋花说。

  具体的做法是,岷江村每亩桂花林都锯掉30株桂花树,只保留树桩培育盆景,盆景两三年内即可成型出售,一盆的价格能卖到四五百元。

  第三个方面,则是将岷江村从花木苗圃种植村,转变为乡村观光旅游村,“游客们不仅能在岷江村的桂花树下游览品茶,也能够在这里感受最纯正的乡村韵味”。

  创新机制发展乡村文旅业

  但如何才能多留住游客几日?陶勋花认为,发展民宿几乎是推进乡村旅游的必然模式。

  在带领村干部和部分村民参观学习了成都周边其他乡村旅游示范点的做法后,陶勋花认为,要使乡村旅游做得有特色,必须要充分发掘当地的特色文化,将文化与旅游结合起来,才可以使得岷江村的乡村旅游富有灵魂,而不能像过去简单地造洋楼、模仿欧洲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