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鸠占鹊巢 >

从 40 家被投企业看礼来bet36: 亚洲基金的生物制药投资视角
时间:2019-05-31 16:46

分享到

从 40 家被投企业看礼来亚洲基金的生物制药投资视角

时间:03-16 22:14 阅读:4066次 转载来源:IT桔子

↑ 点击上方蓝字「IT桔子」

每天了解一点创投圈

来源:IT桔子(itjuzi521)

作者:Hilda

正如众多科技型公司一样,对于跨国顶尖药企来说,创新二字至关重要。

所以跨国药企往往会在药物研发上投入巨大,随着药物发现效率的下降以及投资回报率的降低,这些大型制药公司越来越重视通过对外投资这种更加轻量化的方式提升自身竞争力,辉瑞、礼来等都成立了对外投资公司,用以投资有价值的生物制药以及医疗技术创新公司。

制药巨头礼来在 2007 年成立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 LAV),用于投资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生命科学公司,用于提升礼来在这一兵家必争之地的影响力。

艺高人胆大,敢于投资制药早期项目

近十几年来新兴市场的快速发展使民众拥有了对健康更高的需求,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对这些制药公司的营收驱动力逐渐加强,伴随着经济实力增加的是科研能力的提升,我国也涌现了一批有实力的生命科学相关企业。

礼来亚洲基金管理合伙人陈飞曾经在一次分享中介绍到,生物医药创新已经成为我国的一大发展战略,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同时我国 1.1 类创新药的申请增长迅速,中国市场对礼来来说充满机遇。

根据 IT 桔子数据库统计,礼来亚洲基金成立以来共对国内创业公司投资了 40 起。由于母公司礼来制药的属性,礼来亚洲基金在国内的投资也集中在生物技术与制药领域,这些项目共占其全部投资的 92% 左右。

 

礼来亚洲基金国内投资项目

这些项目 83% 集中在 A-C 轮,A 轮、B 轮的比重非常高,分别占到 41% 和 33%。按照礼来亚洲基金官方的说法,bte365体育投注,LAV 主要投资的是研发期和成长期的企业。

众所周知,药物研发的风险高,投入大,其早期投资风险要远远超过其他领域的投资,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虽然天使投资、早期投资在中国日益走热,出现了很多不错的投资机构,但是敢投早期制药公司其实并不多。

而礼来亚洲基金敢于大量投资这些早期及偏早期生物技术与制药公司,一方面在于其管理团队背景强大,均拥有国内外顶尖大学的医学、药学或经济学学位,双学位也非常常见;同时这些人还拥有国外大型咨询公司、投行与大型制药公司的多年工作经历支撑,可以说都是行业专家。

另外一方面,LAV 对制药项目拥有自己的投资逻辑:

LAV 喜欢孵化自己人创办的公司

团队是生物制药领域投资的一个重点,如今跨国药企出身已经成为了获投企业创始团队的标配,LAV 的投资标的也均是如此。另外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医药行业的出身可能让 LAV 的投资人们更具治病救人的情怀,所以这些投资人们也会创建生物技术与制药企业,这些项目也受到了 LAV 在资金与资源上的大力支持。

比较典型的有两个人。第一个是礼来亚洲基金风险合伙人纪晓辉,纪晓辉博士和共同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卢宏韬,联合世界抗体界知名研究者沈文彦博士于 2017 年创办了科望医药。

纪晓辉博士(来源:LAV 官网)

科望医药主要关注肿瘤免疫领域,不同于其他公司的自然免疫领域,把目光聚焦到了目前响应率非常低的,难以攻克的「冷肿瘤」方面。

因为目前的肿瘤免疫疗法起作用的前提是响应,比如说 PD-1/PD-L1 抑制剂起作用的基础,是肿瘤能够表达大量的 PD-L1 且肿瘤微环境存在大量表达 PD-1 的浸润淋巴细胞,而能够同时具备两点的患者只有一部分,另外还有很多的患者这种免疫疗法可能无法起效。

纪晓辉博士希望能通过这家公司帮助更多的患者带来帮助。科望医药得到了礼来的内部孵化,礼来亚洲基金也在 2018 年 12 月进行了 A+轮追投。

另外,礼来亚洲基金投资合伙人赵奕宁博士也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

赵奕宁博士(来源:奕真生物官网)

奕真生物是由赵奕宁博士与基因科技先驱 George Church 教授、美国企业家 Mirza Cifric 及哈佛个人基因组项目的主要成员于 2014 年始创于美国波士顿的基因检测服务公司。该公司先后取得了国内第三方医学实验室、美国 CAP 与 CLIA 认证,是临床/科研级基因检测领域的标杆公司。

在同时为 C 端与 B 端提供基因检测服务的基础上,奕真生物还与赵奕宁博士在 2014 年同年成立的制药公司奕安济世在业务上相互整合,辅助新药研发以及布局伴随诊疗。

LAV 在 A 轮对奕真生物进行了一亿美元的投资,之后又在 B 轮进行了追投。而奕安济世成立以来的四次融资更是都有着 LAV 的支持。

制药巨头旗下投资基金投后服务优势巨大

2019 年 1 月,奕安济世与迈博斯生物宣布合并,成立 Transcenta Holding (Transcenta)。迈博斯生物成立于 2013 年,重点关注癌症和其他疾病的抗体药物研发。合并前,迈博斯生物已建立起由创新首仿或快速改进型抗体项目组成的丰富产品管线,涉及肿瘤、眼病和肾病领域在研的十余个药物。

而迈博斯生物背后也拥有着 LAV 的影子,LAV 是迈博斯生物的 A 轮与 B 轮投资方。奕安济世与迈博斯生物在研发管线与运营地点存在互补性,相信 LAV 作为共同股东在这起合并案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另外,同为 LAV 被投企业的贝达药业与益方生物在 2018 年年末也展开了创新药研发的深入合作,由贝达药业受让 D-0316 项目中国权益(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并独家在约定区域内进行 D-0316 产品的开发及商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