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鸠占鹊巢 >

医改开启bet36: 数字时代
时间:2019-05-31 18:17

医改开启数字时代

时间:03-04 09:55 阅读:4294次 转载来源:钛媒体

1985年常被称为中国医改的元年,历经三十三年,中国医改历经“只给政策不给钱”、“开闸放水重金投入”、“利益角逐供需难平衡”,再到如今人工智能赋能,产业互联,医改开启了数字时代。

历史不能给我们每一个问题的答案,但能够帮助我们看清所处的时代。医疗改革,任重道远。

艰难前行

1985年,国务院批转了卫生部起草的《关于卫生工作改革政策问题的报告》,放权让利,扩大医院自主权,放开搞活,提高医院的效率和效益,基本做法“给政策不给钱”。

2003年非典肆虐,举国公共卫生体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查明病源,突如其来的病毒摧垮了本就羸弱的医疗体系,人们开始关注国家对医疗卫生的投入,也由此拉开了长达十五年的医疗体制改革的序幕。

“看病难,看病贵”是悬在中国老百姓头上多年的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解决这两大问题,社会各界也是纷纷建言献策,推动医疗改革的发展。2003年SARS事件之后,中央和地方对医疗财政的投入犹如开闸放水,一度高达6万多亿。

砸下重金的医疗改革的确取得了一些成效,实现了全民医保,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覆盖,也建立了基本的药物制度,改变了过去因经费紧张出现的“以药养医”和“科室承包”的医疗乱象。

可是只有金钱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在今年公布了一项研究数据,2005年-2015年10年间,中国有470万医学生毕业,但医生总数只增加了75万,人才流失严重。

中国医生群体也呈现老龄化,25-34岁的青年医生比例从31.3%降低至22.6%,60岁以上的医生比例从2.5%增加至11.6%。医患关系紧张,医生,护士等医院从业人员薪资水平低,工作压力大等种种原因导致近几年从医人员断崖式下跌。

从医面临的生存压力和社会压力日趋加大,医院除了面临人才流失,还有经济营收,资源竞争,365体育投注开户,医疗水平提升等方方面面的问题。尤其在国家加大医疗投入后,头部效应在这一行业愈发明显,诞生了以华西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为代表的“超级医院”。

公立医院以事业编制,科研课题,学术地位和行政资源等多重体制绑定了最核心的医疗资源,还能够以充裕的现金流优先级激励医务人员,升级医疗设施,同时吸引更多病人来看病,再次创收。

可是过度集中的资源却导致老百姓看病更难,更贵。另一方面,民营医院学科发展受阻,没有优秀的从业人员,没有病人看病,长期处于边缘化,20%的超级医院集中了80%的资源,强者愈强。

国家为了缓解这一现象,相继推出了“多点执业”、“分级诊疗”“精准医疗”等改革办法,希望通过打通医生人力资源的流动性来破除民营医院的发展瓶颈,可效果也是“治标不治本”。推动医学研究的进步不仅需要依靠优质人才,更需要资源数据的共享,科技成果的互通。医疗个体与企业技术能力与数据协同能力成为制约医改的新难题。

科技医疗

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带来了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语音识别以及机器处理等多项技术的创新,这些技术也能够运用到医疗行业的多个场景中,覆盖包括病历信息,影像信息,病理信息,检验信息,大健康信息的处理,以此辅助医生的综合判断,助力医院医疗质量管理。

大数据,人工智能,AI影像,移动支付等底层技术的完善逐步推动医疗改革驶向深水区。

相比于传统行业,互联网企业更新迭代更快,也更具有创新意识。具备一定资金实力的互联网巨头也更愿意投入资金研究前沿技术,渴望抓住潮头不被时代所淘汰。

医疗行业涉及国家民生,极端化来讲,如果能够“拿钱买命”,那么这将是一个无限需求,同时也意味着这个行业是永续发展的,在医疗行业的投入不会化为泡沫。

占尽移动互联网上半场红利的BAT自然也不会放过。不过相比较而言,三者的布局方式还是有很大差异。

受“魏则西事件”影响,百度去年三月份才撤了医疗事业部后鲜有动。阿里健康除了医药电商的核心业务还建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退出了医疗影像AI产品Doctor You,此外在阿里体系下还有支付宝智慧医院,阿里云ET医疗大脑等。

腾讯在2014年9月7000万美元战略投资了丁香园后也开始发力,陆续投资了微医(原挂号网)、卓健科技、医联、好大夫、企鹅医生、碳云智能等,医疗行业大半独角兽都被其收入囊中。

在今年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马化腾发表了《助力实体产业成长出更多世界冠军》的公开信,并在信中指出:腾讯接下来要做好连接器,为各行各业进入“数字世界”提供最丰富的“数字接口”,做好生态共建者,提供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激发每个参与者进行数字创新,与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建“数字生态共同体”。